雪域高原上,他们年轻的肩膀闪闪发亮

喜马拉雅山脉北麓,坐落着一座高原疆域小镇——岗巴。岗巴,藏语意为“雪山下的漂亮乡村”。然而这里平均海拔高达4700米,空气含氧量只有内地的40%,植被稀疏,70%为高原丘陵,每年8级以上大风的天气有200多天,年均气温在1°C左右,最低气温达-40°C。

自古以来,有国必有边,有边必有防,有防必有兵。就是在这样情况恶劣的地方,悄悄地坐落着一座疆域哨所——塔克逊哨所。一次偶然的时机,我有幸来到这里,切身感受到边防战士在“生命禁区”写下的铮铮宣言。

塔克逊哨所

塔克逊哨所驻扎在海拔4900米的塔克逊主峰上,“天上无飞鸟,地上无杂草,风吹石头跑,四季穿棉袄”是这里的真实写照。我来到塔克逊边防连已是中午,紫外线格外强烈,可寒风却丝毫没有削弱,感受随时能将人吹倒。

哨所位于距离塔克逊边防连2公里处的高山顶上,连队驻地海拔近4800米,从4800米到4900米,只相差100米,我却足足走了快要1个小时,每走一步,都感应呼吸难题、身体发麻、头晕眼花,两只腿像灌了铅一样“举步维艰”。

当双脚踏上山顶的那一刻,视野连忙开阔起来。放眼望去,湛蓝的天空、纯白的雪山和黄色的丘陵在不远处的天地一线连为一体。塔克逊哨所伫立在山顶的风口上,哨所顶上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,目及之处了无人烟,将哨所突显得越发高峻,哨所旁的“塔克逊主峰”石碑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。

哨所观察点

哨所共有4层,登上哨所,能够清晰地看到劈面的雪山,祖国的疆域线近在眼前。一瞬间,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气力,那是身为中国人的自满。

执勤战士告诉我,他们每周都需要沿着28公里的疆域线巡逻5次以上。在高寒地域,手脚经常会冻得失去知觉,官兵们却依然执着向前。尤其在10月之后,气温会骤降到-40℃左右,每次巡逻回来,身上都结满了霜,连哈出的气都能冻成冰雾,鼻涕也结成了冰柱,需要烤暖很久才气恢复过来。

“我们以为值得,不是谁都有时机为祖国守边防的。”执勤战士说得十分轻松,“庆幸在于平淡,困难在于漫长嘛!”说罢,他嘿嘿一笑,露出了一排不太整齐的牙齿。他们是如此单纯,一时间我的眼睛竟有些酸涩。

塔克逊哨所远景

在这里,不需要说什么,只要站一次岗,巡一次逻,走一次疆域线,什么不适应、不明白,全都不存在了。

在连队的小我私家体会墙上,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:“因为我们还很年轻,所以失去的还会长出来,而新的部门将闪闪发亮。那些波涛不惊的日复一日,会突然在某一天,让你看到坚持的意义。”这是一名00后新兵从岗哨回来后的感悟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体育网页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重庆彩票网